新闻详情

特朗普要把工作从中国弄回 为什么深圳不怕制造业搬美国

 

导语: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把工作从中国弄回?在深圳,他们没那么担心“。为什么深圳不怕制造业搬美国?这篇文章分析其原因。

《华尔街日报》12月21日刊发的一篇文章在国内反响很大,文章原题为“把工作从中国弄回?在深圳,他们没那么担心“,国内有些网站把标题改成了“特朗普要把制造业搬回美国?深圳不怕”。文章指出,特朗普在当选美国总统后,一直希望把制造业从中国搬回美国。有人担心此举会对深圳经济产生影响,但实际上深圳这几年的制造业增速放缓,高科技企业大批涌现,深圳已经开始向技术密集型方向转变,特朗普的举措或对深圳影响有限。

zui近一段时间,知名企业家曹德旺关于中美制造业成本比较的访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曹先生是个负责任的企业家,他的说法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特别是值得主政者认真思考。可是,研究问题从来就不应该只有一个维度,如果在美国主流媒体眼中,深圳的实践可以提供一个不怕制造业搬去美国的中国城市样本,那么,深圳的经验,就值得在这个新的视角下好好总结了。深圳到底有什么,让特朗普搬不走?

首先,深圳制造业的创新能力搬不走。近些年来,深圳经济逆市上扬,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经济增长稳居上游,环境质量全国艳羡。不仅国内央媒多次来深集体采访,连国际知名媒体也纷纷关注深圳现象。那么,创造深圳奇迹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只有两个字,创新。围绕着创新,深圳制造业的主角早已不是当年的来料加工和山寨工厂,而是那些有品牌、有技术、有专利的高端制造业。近五年来,深圳已经主动淘汰和转型低端落后企业超过1.5万家,现在仍然能够立足深圳的制造业,可以肯定,必须拥有足够强大的研发创新能力,才能在深圳活下来。这样的制造业,特朗普搬不走。

深圳制造业的生态圈搬不走。深圳在过去三十多年当中,形成了制造业的强大基础,任何一项产品的创新,都能在深圳得到反应迅速、价格低廉的硬件支持。在《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美国风险投资家邓肯·特纳在深圳从事硬件创业加速器的运营,因为“全世界做产品原型设计的人都在深圳”。另一个例子是大疆创新,这家公司在官网上明确写道,总部设在深圳,目的是获得供应商、原材料和年轻创造型人才基地的优势,获得持续成功。这两个例子充分说明,离开了深圳制造业的生态圈,搬迁的想法只是座空中楼阁。

深圳制造业的供应链搬不走。特朗普曾经和苹果CEO库克专门讨论,希望在美国组装苹果手机。虽然从库克到富士康老板郭台铭都表示会在“合适的时候”考虑在美国生产iPhone,但是,生产iPhone绝不是一座工厂的事情。要把以中国大陆、台湾、日本、韩国为主要节点的供应链拆开,围绕美国工厂进行重组,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更何况现代高端制造业对工人的要求,能否和特朗普希望讨好的“愤怒的白人蓝领”完美匹配,也是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所以,深圳用几十年时间打造的供应链优势,特朗普很难搬走。

当然,这诸多搬不走的优势当中,zui关键的是创新优势。经济学家张五常预言,10年之后深圳会超越美国的硅谷,成为全球创新中心。如果深圳人能够咬牙坚持,zui终拿下这个目标,那么,深圳真的什么都不用怕。

相关阅读

华尔街日报:特朗普要把制造业搬回美国?深圳不怕

唐纳德·特朗普向美国制造业施压,要求他们撤出中国,作为全球化的典范城市,深圳已学会适应经济变化。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迫使苹果和其他制造企业将业务转向国内,无疑将在中国特大城市深圳造成恐慌,因为这里是世界上许多高科技企业的所在地。

往日寂静的小村庄,如今已成为国模庞大的消费电子产业中心,中国zui大的出口城市。仅两家富士康技术集团的工厂就拥有员工约23万人,不但为苹果提供产品,也在为苹果的全球竞争对手服务,后者包括中国通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总部也设在深圳。

然而许多高管表示,他们对特朗普先生毫不担心。他们认为,广东曾经的穷乡僻壤已被改造成为摩天大楼的海洋,这种经济力量太庞大了,不可逆转。即使特朗普威胁说对中国进口商品增收关税,华南地区电子产品凭借在工程、生产、运输方面的高效性,仍然可以完胜美国。

“我们对所有关于关税的言论都轻松对待,虽然由此产生的噪音是不好的,”深圳某全球消费电子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他要求隐去姓名,不想参与与特朗普先生言论相关的争辩。

相对于特朗普先生,企业更担心的只不过是如何在全球商业的达尔文式竞争中生存下来。尽管深圳是全球化的赢家,这座城市同样面临着竞争压力,特朗普认为正是它挖空了美国的工业和就业机会,这位当选总统寻求在美国来一场大逆转。

由于2010年以来的工资上涨潮,深圳许多曾经繁荣的服装和玩具的工厂都迁至中国低成本地区和越南等国。现在,一些消费电子制造商也在蠢蠢欲动。其他企业则在削减劳动力成本,用机器人代替人工。

“竞争太多,亚马逊上有太多低价产品,”吴小姐(Emily Wu)说,她正在勉力维持着深圳网达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该公司每个月贴牌生产4万部相机,在亚马逊网站和其他地方销售。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意味着她正在生产的一些订单将亏损。

特朗普先生使用强迫和利诱的手段让企业回到美国进行生产。在竞选期间,他发誓要让苹果在美国“组装他们的电脑和其他玩意儿”。本月,苹果的供应商富士康表示,可能会扩大在美业务。

但目前尚不清楚将如何操作或创造多少岗位。富士康正在进行的另一项举措是采用节省成本的机器人,使工厂更为加动化。富士康拒绝对具体客户和计划发表评论。

“如果这些工作机会回到美国,需要在自动化工厂中管理上千个机器人,”住在深圳的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说。“这将是计算机书呆子要做的工作,投票给特朗普的人无法受益。”

深圳的全球竞争力有限。中国对互联网的限制意味着创新者接触开源软件和创意的机会较少,不堪一击的知识产权保护是企业家的想法不断面临被盗风险。

好在这座城市已经历过经济转变。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1979年将深圳命名为经济特区,市场力量得到自由释放,廉价制造基地的年增长率超过了40%,并保持十年不变。由于担心纺织品生产正在步入死胡同,深圳引进了一批高等院校,打造高技能劳动力。官方数据显示,近年来全市经济年均增长13%,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深圳在组装智能手机和设备方面形成比较优势,成为日本、台湾和韩国特种部件供应链的一部分。这里有一支由大学毕业生组成的、训练有素的工程师队伍,使其成为全球产品成型中心。

在美国生产实物模型需要几周时间,在深圳一天就能完成,费用只有美国的零头,邓肯·特纳(Duncan Turner)说,他是一位风险资本家,协助哈克斯硬件创业加速器(Hax Accelerator)的运营,这是一个工作空间,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发明家提供赞助。

“深圳以低廉的价格闻名于世,这是众所周知的。”特纳先生说,他的公司位于一座巨大的电子零件市场中,为当地的工程师和工厂提供服务。“现在,任何想要做产品原型的人都在这里。”

深圳制造业的增长速度有所放缓,而软件和科学研究等行业正在飞速发展。2012-2014年间的年度工业增速为8%,去年的数字平均为16%。

中国科技制造业面临其他廉价劳动力地区的竞争

根据《深圳2015年度统计年鉴》,与制造业等相关行业的经济比重下降了7个百分点,而与信息技术和研究相关的比重则上升了3个百分点。

这种转变很容易看到。在城市的制造业郊区,更多的混凝土厂房正在空置。与此同时,高科技园区的办公大楼在拔地而起。

依靠设计和品牌效应的全球竞争企业正在扎根。大疆创新科技公司(Da-Jiang Innovation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是世界上zui大的无人机制造商,总部设在深圳,其官方网站显示,这样做的目的是利用“获得供应商,原材料和年轻创造型人才基地的优势,获得持续成功。”

戴姆勒公司于2011年参股中国汽车制造商比亚迪有限公司,在深圳开发电动汽车。苹果在该市开设了研发中心,一万名程序员为苹果的操作系统生产软件。中国互联网巨头百度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都在此设立了大型办事处,对深圳崛起为创新中心表示支持。

一些小型制造商正在转向设计和品牌经营。在两年内,奇沃智联科技有限公司(Qiwo Smartlink Technology Ltd.)已经从一家生产廉价相机和小科技产品的小企业转型为年销售额一亿美元的设计公司。奇沃公司的出口部主管郭先生(James Guo)说,“所有的供应链和相关企业都在这里,我不认为你能把它们移到美国。”

深圳的企业主说,如果说有什么发生变化的话,那就是美国提高进口关税将加速经济转变,这种趋势已经开始。深圳的工厂可能会离开,但它们要去的地方是中国工资较低的省份,而不是美国,同时,该市的设计、工程和市场营销就业机会将增加。

这一过程已正在进行中。近来某个周四晚上,在深圳哈克斯发明人工作区,26岁的宋俊毅(Junyi Song)正在为一个机器人安装手臂,这个产品单价便宜,只有7000美元,连小工厂都买得起,可以替代人工,实现自动化。

深圳.德隆泰.美国GF流量计/仪表.深圳建恒-VIP渠道商 超声波流量计 滨特尔进口阀门 滨特尔厂家 滨特尔办事处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1080号